在我寫這篇文章時,我應該正乘坐269c巴士前往科大。不然,我根本沒有動力和時間去雕琢這本回憶錄。

 

在入正題前,我想向我兩位中學相識的兄弟道歉。現在的我實在太沉醉於龍舟運動上,加上我走到這步,實在無法輕易抽身。龍舟對我來說既是興趣,也變了一種責任。不好意思把你們那邊的發展擱置了。

 

看這篇文章的人多數是熟悉我的朋友,或是因為好奇而走來看看。不懂我的人也許會奇怪,為甚麼我這份人不怎麽直接,將自己的想法向大家分享。也為甚麼要花時間在寫這篇文章。我先回答第一點:因為我嘗試過將自己的想法向人分享,可是或許是因為我的言詞太悶,或是內容太正經。聽者根本無法好好地接收我內心的意思。所以也就只在網絡上寫我文章,待有心人主動聆聽我的心聲。所以知我者寥寥可數。

 

至於第二點: 有兩個原因,其一是我想有人懂我,因為副主席不可以是一個陌生的人,至少他每做一個決定都會有部份隊員理解。其二是我想未來的我,已經不會是這篇文章所描述的我,而會是一個更稱職,更為合格的領導者。
正文:

 

老實說,我從來沒有要接手當副主席的念頭。當時,我很清楚我的性格和能力根本不適合當副主席。我不善交際,處理事情亦不圓滑,沉默寡言,而且在當時覺得學業壓力大如泰山,估算過若要擔當重要職務,在最後一年的科大生涯,定會苦不堪言。 不是我想法悲觀,而是我很清楚自己,很清楚所有客觀事實。另外,我是個很會自責的人。要是責任來到我身上,如果我不把它做好,我會十分愧疚。所以每逢有重擔要人,我要麽避之則吉,要麽做得妥妥當當。所以當我接手了這個責任,我自然無法不盡心盡力。其實能力比我好的大有人在,比起當領導者角色,我更希望純粹以一位隊員身份,一個熱愛這個團隊的人,去付出和支持。

 

「我唔想俾人話因為我係咩咩咩而要做呢樣嘢,我係因為鍾意呢個團體而去做呢樣嘢。」

 

我深知領導者需具備基本三個要求:領導力、決策力和最重要的同理心。

 

一個好領導需要懂得如何帶領群眾完成目標,達成目標。個人魅力是其中一種,而顯然以我沉默寡言的性格來說,我正缺乏這種能力。領導力也與公信力有關,一個人的行為好壞都間接影響群眾對你的觀感。所以各種行事也不能缺乏良好的決策。

 

決策力在團隊中由其重要。面對各種風波,團隊中需要有一個能夠了解事件所有客觀事實,從而對症下藥的專家。也就是不能對團體的事務一知半解,不能不了解團隊面對的所有問題。了解只是第一步,我嘗試做到。只是我處事不夠圓滑,頭腦也不是特別清醒,所以計策不多。

 

有好的決策也要知人善任,知道群體中的每位的性格與能力。要了解他們的想法,才能使決策順利執行;亦要幫助他們解決自身問題,才能團聚和發揮他們特長的技能,事半功倍。若缺少同理心,自然不理解群體對決策的反應,在糊裡糊塗的情況下又怎能對症下藥?所以才說同理心是不可缺少。而對我來說,即使我有同理心,不善交際的這點絕對會影響我去了解隊員的想法。所有事也變得糊裡糊塗。

 

看到這裡的你,可能已經知道了我何解不想當副主席。有人會說我只是看不到自己的優點,亦有人說不要過早妄下對自己的判詞。我很感謝那些相信我的人。有些事實我要搞清楚,我才能穩步向前。我不是悲觀,也不是為自己將可能面對的失敗「帶定頭盔」。我是知其不可為而為之。

 

即使我不合適,我也會多花心機去改變自己。

 

我曾經講過:「我係好有火,但我可能會俾自己團火燒死。」
聽者可能唔知我講咩,我講嘅係,我對自己有要求,同樣地我會對自己隊友有要求。如果隊友唔認真看待訓練,我一係會向佢哋開火,一係就忍氣燒自己。因為我知道講啲過於負面嘅說話係好唔鼓勵人繼續落去。

 

諗返起兄弟有一句:睇開啲,你無可能令到全部人開心。
我:咁我咪自己一個唔開心就算。

 

寫到呢度,我希望未來嘅我,唔好灰心,亦覺得我寫呢篇文係多餘嘅。

 

「我講完又要返去做gym啦!」

 

重有兩個禮拜就比賽,火唔係得把口。俾盡力之後,我諗,一切都會改變。

 

希望睇到呢度嘅你都變得更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