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我頭也不回,走了。

我現在沒有坐269C巴士,只是獨自一人,坐在宿舍房間,喝著青檸氣泡水。沒有放著音樂,也沒有開冷氣機。

2018年9月,大學裡個個也很忙,其實我也不應浪費時間。但我不知為何,只想打起這篇文章來。

 

過去,我確實很期盼有一日,可以與龍舟隊裡的每一個,拍下畢業照,在大學裡至少贏一次實在的。不知從何時開始,我對於勝利沒有了執著,我只想可以繼續跟大家扒龍舟,繼續這一段在大學生涯中最刻骨銘心的回憶。

我曾經很天真地躺在502,對我的隊友說「你知唔知道其實我入嚟的原因,唔係為咗榮譽,而係…」

「如果係兄弟的話,為咗大家,同大家一齊贏又點話」

很可惜,我沒有機會了。(是我親自放棄了這一切)

 

比起要糾纏在痛苦之中,我寧願選擇放棄一切,但痛苦真的很難放下。至少,有些事我還歷歷在目。

 

曾經,我在一次大會中,談論著團隊的重要大事。我當時已經感覺到,我的聲音根本無辦法傳遞到我的隊友心中。是因為我跟大家不同。而當時,我還是隊中的副主席,好應該跟大家同聲同氣。

但是,事實並不如此。
有位隊員說:我覺得有份投票的人很過份,好應該離開。
我跟某位隊員說:有啲人留低唔係為咗某人,而係為咗兄弟,有啲係為咗責任而留低。

我得到的回應卻不是理解,而只是冷冷的一句:咁你有咩責任呀?

我唔知,我真係唔知,我做咗副主席都半年,原來我做啲嘢係多餘。

我當時已經沒有話可以說。

之後的事,只有502的人和少數人才會知道。

 

自此,我幾乎每天都問自己一個問題:我為咩留喺到。

儘管,我每天如常做gym,操龍,我也找不到答案。

有時,我在想,是不是我看得這個位太重要,或者其實我根本不重要。

在其位,要思考,要顧慮到隊友的想法,手足兄弟的想法。這是我對在其位者的要求,也是我對自己的要求。因為我都希望有個開明的領袖。(現在我才知道我忽略了自己的想法)

我偷偷許下承諾,一旦有隊員覺得我唔能夠代表佢哋的想法,我便會在適當的時候離開。

原諒我當時一個又一個負面的IG story。
輾轉反側,總算捱過了那年賽季。

我記返起當日同跟隊友許下的承諾,我在想,我是不是要離開了。

 

在最後準備中環比賽的操練,特別不爽。不爽的是不知為何,整個團隊都不像以往,只專注一件事,扒好個比賽佢。

成條龍得個亂字。

自從開始接替主席工作,我越來越不了解隊友,應該是說隊友越來越不了解我。我知道當時團隊已經分咗一堆堆人,比起以往是更加明顯,以往不管怎樣,出到比賽就打成一片。但今次很不同。

 

曾經,主席問我:不如下年我做返主席,你繼續扒龍,我膽心你學業顧唔嚟。
我一開始都想退讓,但是我還是想繼續試。(雖然我一直都唔被睇好)

我都希望我可以盡力為龍舟隊付出多一點。

同時,因為一個對我比較重要的隊員從外國回來,我亦想最後一年,可以同佢一齊比賽。

 

可惜,事與願違。

在最後一次比賽中,我說過的話沒有人理會,亦沒有人相信。我就知道自己根本沒有資格再做主席,亦沒有資格再做師兄,沒有資格再做隊員。最後一刻,我先知道我跟大家是分開的。一個好應連結整個團隊的人,竟然是最離地。

最後一次問自己,走?定留低?

如果我離開,放棄科大龍,會對唔住兄弟,之後可能會後悔,會冇咗最後一年扒科大龍的機會。

我唔走,我只會受到更多壓力,要求,批評,被人睇唔起,自己亦睇唔起自己。我做唔到我想做的事,得唔到心中的願望。亦會失去自己。

 

如果你係當時的我,你會點選擇?走?定留低?

我很怕多說一句話,令我不忍心離去,我乾脆一聲不發。

 

那一天,在最後一場比賽結束同時,我頭也不回,走了。

 

About: richard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