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y out! 喊出嚟!

離開中學校園已有兩年,從HKU SPACE完成了近年半的課程。
走過餘下的數個月,我就要踏上一條新道路。

我不用再苦惱每次的午餐,
不用再穿梭於工廠大廈之中,
不用再聽聞一個又一個懷憂喪志的故事。

形狀四方,外殼塗了一層灰銀,矗立於工廠區中。
你說它是廢棄物收集箱是可以,你說它是
太空火箭發射站也是可以。
但依我的印象,它是一座血汗工廠。

記得我第一日踏進工廠的門口,
我被一條又一條銀色的電梯嚇住。
電梯互相交織,形成一層又一層的網膜,
擋住一道能仰望天際的視線。

太高了,太高了,我入錯地方了嗎?
好不容易才走到這裡,我又要往上爬了嗎?
我曾想過要回頭離去,但我知我沒有本錢,
我只能繼續去。

好不容易上到頂端,接見過廠組長後,
不久就加入了。

接受過無數的教導,我開始適應了這裡的運作
模式,總算開始得到組長的讚許。
雖然間中有些失誤,但問題不在這裡。很不安…

沒錯,適應和習慣,兩者其實都很危險。
我習慣了勞力,用這勞力去滿足這個制度。
但這個制度給予我什麼?一次重生的機會?
不,到底是誰讓我走上這條路?

我沒有想到我自己,我本來就不理解這裡,
我是被神推鬼㧬才走進來。

我浪費了時間嗎?不,我記起了當天與廠組長傾
吐過的心願:我希望重回大家的身邊,如果我盡力
,我還有多少機會做到?

他當時沒有正面回答,因為這裡每位都帶着同樣
的疑問,同樣的願望,而他並不能保證甚麼。

其實,早在我踏入這裡時,地球某處正發生着一件大
事。我眼見身邊的戰友都紛紛放下手頭工作,
向着爆發點進發。奇怪,他們不就只朝向一個
方向進發嗎?怎麼開始掉下手中工具,向別的地方走?
無他的,因為一開始就已經走錯了…

真相是這個血汗工廠,從一開始就沒有為工人着想,
甚麼「只要肯努力,就會回到大家身邊」,
一切都只是為了哄騙你,要的只是你的付出。

知道真相還未算遲,趁還未被強盜洗劫一空,要快快醒覺起來。

地球某處正發生一件大事,那裡有金有銀,
有藍有綠,有黑有白。

那裡曾是黃金山礦,是發夢的好地方。有人掘出珍珠,
亦有人掏出一座座高樓。

如今,這地只剩下一點點金光,有人選擇再另覓新天地,
有人選擇繼續留守保護這片土地。
這或者與金光有關,但不是全部。
他們看見的是受金光照耀下的珍珠。

那顆曾令古人熱心追求的瑰寶,
能散發出比金光更為耀眼的夜光。
只要多點人留意腳下的瑰寶,也許有一天,我們會
找出那顆夜明珠。

這地方因黃金財寶被掘清光,失去了光芒,
但同時,餘下的金光亦轉化成各種形態,
繼續發熱發亮。

地球某處,你說它是血汗工廠是可以,你說它是
太空火箭發射站也是可以。
但依我的印象,它是一個家。

哭出來(粵: 喊出嚟)
還是
大聲地喊出來?

就看你的態度如何。

二零一六年四月廿二日

風起雲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